返回

暴虐大学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17:29:21

    第一章         校花的4P教学 上

    “操,老三你也真没用,什麽时代啊,居然在写情书?建议直接过去拉上小
手问干不干。”睡在上铺的老二大强架着二郎腿嘲笑着,这是老二张建强,从不
学习却上了大学的高富帅混血男。

  “老二,别教坏我们寝室最后的纯情少年,不过说真,老三你确定情书这东
西现在有人看?”说话的是寝室里年纪最大,自称是老大的光哥刘定光,身不高
却强壮的城中村代表男。

  “呸,你才纯情少年,你全家的纯情少年,老子这是複古新招,你们懂个屁
泡妞,到时我把到手让你们爽爽。”反击中的老三阿国钟立国,游戏最强意淫无
敌的宅男,若是不算手撸万千次就是村里一处男。

  “切,你们三个说的无敌,搞不好全是处男,是骡子是马大家溜溜。”斯文
败类的阿斌林彦斌,家有姐妹个个俏的小白脸。

  寝室里的四个都是XX大学的大一新生,开春过后已近清明,他们四个已经
同寝数月,关系杠杠的,除了少数奇葩不合群的,大学同寝室一般关系都不错,
尤其是大家有共同爱好时,这间自称四大败类共聚的寝室里都有游戏~篮球~泡
吧三大共同爱好。

  “老三同学,你情书写给谁的?我们帮你参考下呗,嘿嘿,其他不敢说,泡
妞我可是行家。”阿斌阴柔阴柔的说话方式。

  “拉倒吧,就你?你对付你家的可能还行,说真,啥时带我们去你家联谊?
你妹我喜欢,奶大屁股翘我的最爱,小斌斌大舅哥,我认了!!”说话粗俗的老
大,见过几次阿斌读高三的小妹,惊为天人,常常要去阿斌家里做客,只是一直
没合适的机会。

  “阿斌家的姐姐和妹妹都不错,斌舅舅我儿子已经预定过,现在说学校的,
老三,你写的情书到底给谁?不说就没意思了哈,别到时兄弟不知道给上了,对
不起你。”老二长相帅酷说话虽不粗却是最贱。

  “你们行就去上,我可不在乎,也不可能做老婆的,我泡到能让你们上就一
起爽。”老三常常是无数的意淫,对绿帽系情有独钟,常常幻想淩辱却没女友可
试。

  几人见老三阿国一直不肯说也就没再扯他的情书,阿斌家的也只能说几句也
不敢太过分,话题又转到大一级的漂亮妹妹上去。

  “你们知不知道中文系那个长发大眼,住在17号女生楼那个妞?”老大忽
然问话,“长的很水灵,会不会没交过男友?”

  “你说的是林语纯吧?长发大眼肤白奶子不小还长相很清纯,那是校花林语
纯。”老四对学校动态比较了解,大强回学校一般是睡觉,老三基本出寝室在校
园是吃饭,老大人比较憨常常过很久才发现某新闻。

  “哦,联见过那女人,别幻想,估计已经过百次的性爱,联看她臀部的浑圆
程度已可确认。”其实老二建强是真的阅女无数,他在学校比较少出风头,是因
为近半年家里出了事,没什麽心思在女人身上。

  “吹。。嘴炮的二哥请继续吹,林长相清纯可爱,而且说多几句都脸红,你
居然看出过百次,我说大家是否同意我们老二同学可能只有手撸经验?”老三有
点气急的维护林语纯,不会情书就是写给她吧?不过他的论点寝室有三人认同,
个个开始批斗老二,说他不懂女人,批斗大会持续了几个番次。

  “一周,大家给我一周最多两周,我确认下是否可以让那妞成为我们寝室的
公共厕所。”老二发狠话,不管是不是老三的梦中情人,NND老子只是半年没
时间,居然成了处男弱鸡?那就出来溜溜……

  一致的嘘声中大家兴趣大起,讨论的高潮再起,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只能
在一周后最多两周看老二还吹不?

  老二林建强,高中时人称强‘建’哥,一般是建的谐音第四声,大强只是他
最敬重的爷爷给起的乳名,他是个混血儿,母亲是法国与非洲黑人的混血女人,
父亲是个企业家或说大企业家,如果中国读书真的只算笔试成绩,大强初三可能
已经没书可读,更别说大学,但中国的学校大门永远对有钱人敞开也是个事实。

  “同学,这里我预留下来给……”公共课堂,林语纯的边上坐下一男的,课
堂大家都坐等那男的给轰走时,林语纯说话也说到一半,转头看到那男的长相忽
然就静默下来,一张长相妖孽的脸,明显是个混血男,学校有这号男子?校草和
他比立成渣的妖孽。

  “你留位的是男是女?同学,我叫张建强,认识下。”大强很直接的报名,
手伸出要行握手礼,绅士的样子让语纯心跳多了几下。

  “位置是留给,留给我寝室的姐妹,我叫……”语纯有点说不下去,坐到自
己边上这妖孽居然不认识自己,居然不认识自己,“林语纯。”受关注的女孩都
很少需要自报名字,语纯进了大学后就没对同学报过名字,语纯心中只有郁闷到
气愤的感觉。

  “啊……语纯我坐后面就行,你们坐你们坐。”有点微胖但长相可爱的女孩,
本来想轰走又想泡语纯的渣男,没想这次坐着一个妖孽男,内心怀疑轰走他,语
纯会不会和自己翻脸?只能马上改口去后面坐。

  “蓝小茹同学你好,我见过你,我叫张建强,一般叫我大强,篮球玩的不错,
法语说的不错,要是喜欢玩球或者学法语可以找我。”微胖的妞叫蓝小茹,如果
让张建强选一个做老婆,建强不会选林语纯而是选蓝小茹,很可爱很贴心的女孩,
只是既然已经和兄弟打赌,只能放弃这可爱的微胖小妞,“你在这坐就行,对可
爱女生让座是必须的,林同学晚上七点,我去你们宿舍楼方向的湖边等你,有正
经事和你说。”

  “啊……好的好的,一定一定。”小茹有点慌,这男的长相杀伤力太大,小
胖妞急忙闪避开身体给建强让路。

  林语纯有点无语,什麽回事?什麽正事,这个让人很无语,跑来说了三句话
就走开,还当着那麽多人约她,去还是不去?什麽与什麽嘛……

  坐在周边的人也是看呆眼,这牛人是谁?还可以这样约女孩?还是校花,而
老大几个今天都在,他们是跟随林语纯而来,刚刚看到老二那样坐下,他们坐看
等待被轰后甚至準备好嘲讽的话,可是……不可能,这样不可能约到林语纯,她
一定不会出现的,可是搞不好真约到啊,林语纯刚刚给震到的神情大家都看在眼
里。

  建强约好林语纯就施施然的离开,他是绝对不上课,点不点名对他都没影响,
大不了就滚蛋,建强和他老子的对立已经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还怕人骂?

  晚餐后林语纯回到寝室很矛盾,那妖孽说有正经事,到底是想做什麽?不会
只是想泡自己的新花样吧?可是他想泡自己也没坏啊,看那长相心跳会加速,好
有感觉。古铜肤色版更有男人味的吴彦祖,其实女人有时比男人更好色,君不见
追星疯狂的女人更多?

  小茹从课堂出来到回到寝室就没停过念叨,现在连另两个姐妹也在念叨着,
不过意见出奇的一致,七点半过后才下去,绝对不能準时,可是要跑了怎麽办?
小茹问此话用的是跑,语纯也没发现不对,只是内心开始纠结,跑了怎办?

  越是接近七点内心越忐忑,语纯和另外几个姐妹都不安起来,是不是要下去?
语纯已经问了好多次,她们都没发觉,跑是猎物的用词,建强成了她们想要的猎
物?开始语纯纠结的是去不去赴约,现在成了赴约是不是迟到。

  终于决定折中,七点一刻下楼,美其名等待一刻钟可以让某男体现绅士风度,
也不会让语纯丢面子,语纯穿着一件清爽简单的开胸拉链运动衣,一条五分的运
动短裙,穿着运动鞋就下楼。

  “这麽没耐性,这样就跑了?”语纯下去转了一圈,居然没看到人,“切,
本小姐又不是没男友,又不稀罕你,只是好奇有什麽正经事才赏脸下来,居然连
最起码的风度也没有。”语纯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但内心也是知道不完全是好
奇,美女对美色也是有爱的,虽然不稀罕但有点郁闷为啥听她们说要迟到,那妖
孽课堂的表现并不是没风度的人,搞不好真是正经事。

  “餵,美女你要去那?”转身往回走的语纯走了不远,边上一个高个快步跑
到她边上,嘴还在微微的喘气,似乎刚刚在湖边夜跑。

  “啊,是你,你不是跑……走了嘛。”语纯忽然见到建强,内心有点惊喜,
把自己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脸上有点娇羞的低头,真丢人,怎麽会这样说出心
底话。

  “是啊,我是跑走了啊,刚好跑了一圈,估计你会七点一刻下来,还好,没
有七点半,不然要跑两圈。”内心发笑的建强刚在远处看着语纯下来,现在跑步
只是装逼而已,给女人面子没坏的,

  “哦,你找我有事吗?建强同学。”林语纯实在不知道和这妖孽男怎麽聊天,
每一句都能说中自己内心的妖孽,只能直接点说话。

  “那麽急做什麽,风轻星亮的夜晚在湖边漫步很舒服的,这位美丽的小姐姐,
是否愿意陪联走一圈?”建强伸手俯身的做着绅士邀请的模样,“边走边走说吧,
是真有正事找你。”

  “不是要边走边说吗?林建强同学,到底什麽正事啊。”林语纯已经有点憋,
走了十多分钟,这家伙左看右看基本就没说话,你要泡妞也要你主动吧?“没有
我就回去了,我还有事。”

  “好吧,长得漂亮的女孩时间都是宝贵的,XXXXXXXXX。”建强说
了一大串的外文,语纯没听懂,估计是法语,“先问下,林同学有没男友?这个
很重要。”

  “有没有不关你事,我……你想做什麽?”语纯话说一半就小手给握着,给
吓到的语纯又发现左右都没人,他们已经沿湖边走到小树木的边上。

  “正经事就是你要做我女朋友,这是天下男女间最大最正经的事,你有没男
友肯定要谈谈啊。”建强脸上很是认真的,一只手握住语纯的小手,小手很滑嫩
皮肤很好,皮肤好最重要,操起来才舒服,样子只是其次,这是建强对女人的标
準。

  “什麽啊,我为什麽要做你女友?你说做我就要做啊。”语纯有点给气到,
好过分太霸道,不能温柔点追人家吗?好歹人家还是校花。

  “不要那麽急的否定,我的家教让我不能和女孩,尤其是美丽的女孩争论,
只问语纯你三个问题,你男友有我帅?”两人正面相对,一只手握紧不放,建强
很真诚的看着语纯。

  “没有,帅就能做人男友吗?帅的人那麽多。”泥马,语纯都想骂脏话,你
这妖孽的脸去那找比你帅的,只能气呼呼的说没有,真的没有啊,就算情人眼里
出西施也是不能比。

  “第二个,他有我高大吗?”建强说话语气的真诚让语纯都有点不好意思不
回答和胡搅。

  “没有,你有185吧?”语纯有166身高,但在建强边上仍然显得娇小,
男友就比自己高一点,害自己都不能穿高跟鞋和他出门。

  “那第三个问题,我老爸张氏国际的大BOSS,你那男友会比我家富?”
张氏国际是他们读书所在省份很着名的企业,基本九成九的人都知道,语纯真给
吓到,你人长得妖孽就算了,还那麽有钱?老天真不长眼,她不知道建强和张氏
大BOSS已经快脱离父子关系。

  “那好,高~富~帅都不如我,你凭什麽浪费自己的青春和美丽去陪个小混
混或小书生?你能对得起你爹娘还是对得起老天爷?老天爷给你的美丽不是让你
浪费在小混混身上的。”说的好有道理,说的好真诚,虽然全是歪理,可是语纯
找不到话反驳,实在是说的好有道理。

  “我……可是……这是什麽?我不要你的礼物。”语纯想反驳,只是找不到
点的吱唔没话说,建强又从裤兜取了个盒子塞她手里。

  “或者你可以说,你男友很有上进心很好学,以后很有前途,工作三十年后
可以有资格和我开大会,呵呵,甚至说他很能干,每次让你高潮无数,但那都没
所谓的,我不是现在就让你做决定。”晕死,什麽叫高潮无数,语纯咬着嘴唇手
已经扯了几次想离开。

  “这个礼物是昨天让人带回的IPONE5,你拿着,不管是礼物或是其他
什麽的也行,方便让你了解我用的,加多句,这是限量版粉红色的,市面没有的。”
I5?语纯的手上不自觉的握紧了些,那是好多男孩女孩的梦想。

  水果机刚出时甚至有人卖娃卖肾就为一台手机,语纯家里生活还行,但也不
会这样追新,她带的是考上大学爸爸送的I4,I5她也好想要,窄长流线型的
好漂亮!内心告诉自己不能要这礼物,可是不舍得放手啊,要不先试用几天?限
量版的还没见过,几天后还他……

  “好了,你给自己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试行三个月,我允许你同时交往两
个男友,但在这三个月内,你要公平对待我和他。”真诚的双眼冒出炽热的火光,
“三个月你真的觉得我不如他,我可以离开,但请三个月内真诚的放开心胸对待
我。”

  “我..这个。”语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太搞了吧,还有试用三个月的男
友?允许批準三个月内同时交往两个?只要公平对待,这个是不是试试,起码手
上的礼物她真的不愿放弃,真试试?

  “好了,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我是你三个月试用期男友,我继续去跑步,
你要不要陪我?”这个是什麽人啊,怎麽这麽,语纯脑海还在懵逼中,就已经愉
快的被决定,多了个备用男友,期限三个月。

  “我……你大晚上的跑步?”男友就男友吧……实在是反驳不了又不舍得放
弃,那就这样吧,语纯认命的投降,那就多了解下霸道男人也好。

  “白天早起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喜欢夜跑,要是你愿意我们一起走走?”轻
笑出声的语纯对这妖孽实在是无语,这话说的,估计是起不了早床,成了早起对
身体不好。

  两人手一直握着往前走,语纯心里有好多问题想问,又不知怎样问起,只能
默默的陪着,偶尔的侧头装着看风景,偷瞄几眼那张如雕刻般的侧脸,夜风吹在
身上有点点的凉意。

  “那里有石椅,去那坐吧,那里风吹不到,我有点凉了。”大强说的其实是
语纯想说的话,这人让语纯好有感觉,真的好贴心。

  “建强,我和我男友认识了很久,他是我中学同学。”语纯走了这段路,给
忽悠的晕晕的脑袋已经清醒,想和他好好谈谈。

  “我和他很难分手,你懂吗?恋爱不是一二三的摆好条件。”语纯很认真,
可是建强又用那很真诚的眼神看着她,语纯给看的有点晕。真的给他看着好有感
觉,以前没有的感觉,这是传说里的触电?

  “傻妞,我那是胡扯的,条件只是让你了解我,只有在一起,你才知道是我
否适合你。”大强伸出手环抱着语纯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喜欢你,
如果不这样说怎能与你一起坐着谈心,你是否会爱上我,三个月后再谈,好吗?”
最温柔最体贴的语气让语纯整个人都处在初恋的感觉中,甚至感觉自己以前不是
恋爱,现在才是。

  “可是,我……你刚刚说的,我高潮无数,我真的不是处女,你那麽好的条
件你不嫌弃?”语纯咬着嘴唇说出她内心的担忧,只是贱人强只想着打赌,NN
D没开录音,老子才是最正确的。

  “这麽美丽的女孩没男友才奇怪,我在法国长大的,十二岁就开始恋爱,那
边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些,我老妈天天换男友,这有什麽的。”建强这是纯属胡扯,
他很少去法国长住,他极其不喜欢他母亲那种乱交般的生活。

  “那你怎麽在这边读书?不在那边上学啊。”语纯放下内心最大的担忧,又
好奇着这男人的事情,好奇心是让女人沈沦的最大原因。

  “我爷爷要我回来,以后也许会在那边生活吧,到时我们可以去戛纳玩,那
里很多明星在那里度假,只是那些女星还没小纯你漂亮。”大强低下头,目光火
热的看着那张俏脸,低头吻了下额头,“小纯你真的好美,中国青花瓷般的精致,
好喜欢。”

  赞美的话不怕多说,好像一直以来中国男人都不喜欢赞美女人,偏偏女人又
只喜欢听好话,假话也能进心底,所以常常有老实自认好男人的总是骂,美女都
是坏男人拱,为什麽好男人就不能哄女人?真话假话只能是好听的赞美。

  “我能亲下你的嘴吗?”呃。这家伙绅士的过度,连这也要问,语纯内心是
这样感觉,亲吻问是否同意,这个怎麽回答啊?语纯只能娇羞的点了点头。

  “唔……”正宗法式热吻,语纯发自内心的感叹着,好会亲吻好舒服,她有
点情动,也感觉到建强的大手在她的乳房上轻抚,内心只是认为他也只是情动的
表现,在胸围已经被解开,双乳傲然挺立在大强的大手之下,语纯也没想过什麽,
他连亲吻都要咨询自己,又怎麽会乱来呢?她不知道的是这就是大强的设计……

  “噢。好美的乳房,XXXXXXXXX”又是一大串的法语,象是最真诚
的赞美,让语纯的胸膛挺高了许多,只是那句法语的意思是婊子,奶头给玩的不
少,有点深红之类的意思,“好美,语纯你真的好美,我想亲你的乳房,太美丽
的造物。”又问能不能亲乳房,但真的好绅士好真诚,语纯的内心感受自己的尊
严,又对比着自己的正牌男友,从来没有句好听的话,有也是应付交差的,差距
好远尤其是对自己的尊重。

  亲吻着那美丽的乳房,双手在乳房里轻揉慢捏的玩着,慢慢的嘴巴轻咬着那
乳房,“真美,小纯真的好美。”大强的嘴很忙,嘴里不断的说着赞美,偶尔又
在享受着那美丽的乳房,一会又亲着那张诱人的小嘴,手一会把玩双乳,一会轻
抚着雪白的大腿,只是偶尔的深入到大腿深处,只是马上就撤离,让紧张的语纯
又放下心,这人真的好绅士,未经同意不会乱来的,她是深陷在自我编织的绅士
陷阱中。

  “啊,不要拍照片啊。”语纯吓了跳,闪光灯连闪了几次。

  “噢,别担心这是小纯的新手机,连手机SAM卡还没装,只是给小纯自己
留着这美丽的瞬间,刚刚小纯的表情真的好美,我忍不住想留下这美好瞬间,抱
歉吓着你。”听大强这样说,语纯是完全的放下心,这人真的好好,只是用自己
的手机拍,只是水果手机正连着大强手机的热点,拍的照片也是直接就上送到服
务器,当然是建强自己的账号,这个是语纯不知道的。

  又相互的拥吻,相互的爱抚,偶尔建强还拍上几张照片,开始语纯还会担心,
每次都是看到那全新的I5,她的心只有对自己不信任的愧疚。

  “小纯,我有点难受,你能帮我吗?”大强从亲嘴到双乳,现在又到了下一
步。

  “我……我用手帮建强好不好?”语纯开始是想说用嘴,马上发现这样不好,
不是不愿而是怕留下淫蕩的感觉,只是她不知道她在大强心里就是个婊子,一个
故作高傲的婊子而已。

  “好大好粗。”语纯的小手半是装半是羞的伸进建强裤子里,内心是真的波
涛翻滚,怎麽会那麽长那麽粗大,老天,给这根东西插入会不会捅穿?或者是爽
死。

  小手轻柔的上下撸着,撸了都有十多分钟,手都又酸又涨,那根鸡巴一点反
应也没有,甚至还有点变软下去的感觉。

  “小纯,这样刺激不够,好难受的,你帮我亲一下,好不好?”再次升级的
一步,语纯有点犹豫,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慢慢的俯下身子,小嘴在上面亲着,整根大鸡巴都跳了下,那巨大的龟头也
变得更涨,自己的小嘴只是亲了一下就让建强那麽大的变化,语纯充满着自豪感,
建强还没洗澡刚刚又在跑步浑身是汗,那强烈无比的汗味让语纯感觉刺激异常,
但语纯只是张大小嘴亲吻含着,慢慢的也伸出舌头开始舔,最后连蛋蛋也含入嘴
里亲着,嘴巴又开始发酸,可是这人怎麽这麽持久啊?好酸。不光嘴酸连脖子都
酸,给他操会不会操死掉?又长又粗还持久的吓人。

  “算了,辛苦小纯,我的是比较的难射精,只喜欢和喜欢的女孩子……嗯,
算了。”大强又开始在忽悠,话只说一半引女孩的好奇心。

  “喜欢和你喜欢的女孩子怎样?说给人家听听嘛。”又坐直身体的语纯在撒
娇,内心其实已经在想着要相识多久后才能给建强操,自己也是好想试试这根大
鸡巴,但肯定不能第一天相识见面就给他操吧?这样太不值钱太下贱的感觉。

  “也没什麽的,我说了可别笑话我,我虽然高大但有点那个缺乏安全感,心
理医生说是因为父母离异的原因导致,小时候常常就抱着保姆睡觉,后来长大也
是喜欢和女孩子赤裸的拥抱,那样就很快射精。”半真半假的言语是最能骗人的,
语纯听到这些煽情的语言就母性泛滥,赤裸着胸膛的语纯把大强脑袋抱在怀中。

  “建强,晚上要怎样才能帮你舒服出来?你那里一直涨的那麽利害。”语纯
抱了会建强,又依靠在建强的怀里,小手轻抚着建强的鸡巴,奶子被大手揉捏着,
建强双手抚摸大腿时,语纯无声的张开了双腿,任由大手在腿根上下的游走,只
是大强很绅士的一直没有碰触蜜穴,语纯又不敢开口说可以摸进去,淫穴都开始
渗出淫水,内裤中间已是湿透。

  “小纯去我宿舍,给我抱一会好不好?小纯。我不会乱来的,一直到你愿意
真正做我女友,我们才开始交配好不好?”大强用的词是交配,让语纯楞了会娇
羞的张嘴咬了口胸大肌,但自己又帮建强解释,他中文可能一般般吧,交配……
好牲口的用词。

  “可是你宿舍里面有人,怎麽能那样抱嘛,这样不行的。”语纯已经不是说
不去,只是不能去。

  “你放心,我舍友晚上网吧包夜,他们还想我去组队呢,你玩累了我头像回
去睡觉,我再考虑理不理他们。”包个屁的夜,刚才大强发现语纯可以上手,发
短信让他们在房间做好準备,他要回去现场表演操校花,看看有没机会让他们也
干干。

  犹豫了许久,语纯终于点头,她真的没有一点的担心建强,最多就是给他操
自己,她自己已经很想试试建强的大鸡巴,那还有什麽可怕的?单纯没社会经验
的她不知道世上除了操逼,还有太多太多的可怕之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